归云

神经分裂,劝你别看

对重大事件的回忆基本上是靠气味。

松香和中药是初中,初恋身上的味道,周末跨越一整个城市从最东坐车到最西,然后在她家看着拉二胡和逗猫是我初中假期最大的乐趣。

某款花露水的气味是初中最难熬的时光里,唯一让我心安的气味,晚上十点半下课的物理补习班导致我只能早晨四点再起床写作业,贾鹏芳的睡莲和宁月,豫北叙事曲和阳春白雪,四点钟可以偷偷打开电脑听这些歌,还可以在作业做完之前看一章人生再看一眼焦恩俊。

夏日草木香气是高考后的暑假夜晚,那时在家里玩自己第一个游戏角色,穷的装备都修不起。

桂花树的味道是十月以后大学校园的味道:

是大一初来南方天气渐冷,满课一天再上完晚自习小腿以下早已冻的失去知觉却还是一路上和室友打打闹闹。


是大二失恋后一个人关上心中的门拴起铁链扭头走进画室不问时间不计成本只求分散注意力画出来的无数张海报和读过的图书馆二层的各类书籍。

是大三决定跨考后往返于学校和艺术学院门口的画室无比疲惫却又无比心安的路上。

衣服必须洗成自己喜欢的消毒水味,衣柜必须放香皂。

所以我上辈子一定是只狗才对。

评论

热度(2)